2019/5/25 │老谭的人物速写本P2:Nick,遇见南丫岛

作者:谭肇国 | 发表时间:2019/5/28 12:31:25 | 分类:谭肇国视界 | 阅读:432 | 评论:0

MEET 

 LAMMA ISLAND

遇  见  南  丫  岛

 JERRY  谭肇国  


(一)


昨天傍晚,在香港南丫岛前往海滩的小路上走来走去时,总看到一个坐在路边椅子上的老人,紧挨身边的是一个简单的书架,摆放着一些英文书籍和碟片,尽管人流如织,却既没有人停下来看他的书,也不见有人给他打招呼,而他则自顾自静静地看书,头也不抬。 

老人有点特别,那一脸的银髯,长长的瀑在胸前,在夕照之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实在令我移不开眼睛,我几次驻足想跟他套近乎,可张不开口。怕只会一句问候就哑了火,也怕打扰了他的安静。 

前几天陪我在岛上四处走动的Dorothy,是这位老人的岛邻,她有一个特别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在和邻居闲聊说笑之际不停买买买,不管多少钱的东西都愿意支持邻居生意,大概这也是她在这个岛上如此受欢迎的缘故吧,走在路上,几乎一半的岛民都会给她打招呼。

Dorothy看出我的意思,问我是否想跟老人合影,我解释道,我觉得他的长相像文艺复兴巨匠达芬奇,我喜欢他那漂亮的胡子,想拍一张他的头像,然后回家给他画一个小像。Dorothy便跟老人说了我的意思,老人连连回答ok,我便蹲下身去给他拍了照,又合影,合影之后,老人拿出一张纸卡让我拍照,上面写满了英文,有南丫岛的宣传网站,也有他的视频网址和联系方式,他解释说他曾是电台DJ,RTV 新闻记者(1974-1980 和电台副主编 (1980-1986,网上有许多他的节目,欢迎我去听。我问老人尊姓大名,他回答Nick 

Dorothy买了Nick一张DVD和一本厚厚的英文书,看着Nick笑得银须乱颤的那一瞬间,我想起张艾嘉唱的那首《童年》:迷迷糊糊的童年......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假如张艾嘉曾来过南丫岛,遇见过Nick,我想她一定相信歌里的那座山里是会住着老神仙的。 

 我和Nick


Nick肖像创作过程



回到深圳的第二天,我便着手Nick的人物肖像创作,原计划是想用蓝色的水彩来画,结果用铅笔起底的时候,兴致盎然,一次成型,便直接完成了这幅素描小像。后来Dorothy告诉我,Nick看了我画的像,很是高兴,我脑海里又想起他那银须乱颤的样子来了

 

(二)

 


前天晚上,在Dorothy家认识了一对情侣,帅哥来自智利,在香港做红酒生意,美女来自白俄罗斯,在上海念完硕士及生活了五年,可以直接和我汉语交流,估计受室友的影响,似乎还有点地方口音,本来想着找时间再和她好好聊聊天,没想到昨天凌晨5点她就赶飞机回了老家,说要过几天才回岛。Dorothy的一个邻居是美国人,本来也可以介绍认识,结果也是不巧头一天去了印度,听说还是研究Mars(火星)的博士。


我和Anne


昨天下午,在Dorothy的介绍下,我又认识了满头银发,来自美国的 Anne,她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笑容可掬,可以想象年轻的她是非常漂亮的。Dorothy向我介绍,说Anne会画画,Anne便从随身的小布袋里掏出一个很小的水彩本,上面画满了很多岛上写生的小画,有海景、花卉,也有人物,线条勾勒十分精细,色彩呈现彩宝似的斑斓。但我也能看出,Anne可能并未接受过专业训练,但作品中却透露出眼前这位古稀姐姐鲜活的生命力,及对生活的热爱。 

看过Anne的画,我不禁好奇她为何不远万里,只身住在这里。原来Anne的儿子在香港工作,她于两个月前到达南丫岛,住在这个离儿子最近的小岛上。Anne住的房子在三楼,也是那栋房子的顶层,室内布置得非常整洁温馨,右侧是双人座的宽大布艺沙发,左侧是单人布艺沙发及一个落地灯,中间一个小茶几上放着几本书。 

下午茶时间,我们三人去餐厅吃茶点,一边吃,一边闲聊。当Anne知道我羞于开口说英语的时候,便全程一字一顿地跟我说话,并鼓励我,她说事实上,你懂的英语比你以为懂的更多,汉语比英语难度大多了!然后她问我打算在岛上住多久以及其它,惊奇的是我竟然能听懂一大半!然后我也开始缓慢的跟她说一些简单的对白,实在不可思议。 


中环的香港交易所楼下酒吧


南丫岛的酒吧

 

南丫岛有一些原住民,但感觉非常之少,可能是距香港的政治金融中心中环只有30分钟船程的原因,目之所及几乎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说粤语也要碰到原住民或广东人才有机会,普通话几乎没有人说,对英语不好的我来说,来南丫岛就好像出了国。正因为如此,我想这里实在是练习英语口语最好的地方。

记得去年在东京的一家餐厅,面对不懂中文的服务员,我是这样点餐的,用手指在菜单上画了一个圈,然后牛气地说:thisthisallhow much?接下来说的就全是okok!想想我这哑巴英语在日常生活中的所有遭遇,不论在海外,还是与深圳的外国友人相处,我的尴尬,那是够够的了。想必跟我一样想学好英语,尤其是日常口语的人,应该不少吧。

 

(三)

 


从中环到南丫岛(Lamma Island)只有渡轮可以抵达,船程约半小时,票价不到20港币


南丫岛(Lamma Island)古称为“舶寮洲”,于唐宋时曾为停泊往广州贸易的外国船只之地,后雅化为“博寮洲”。由于岛屿位于香港之南,形状像汉字的“丫”,因此得名为“南丫岛”,并逐渐取代“博寮洲”一名。 南丫岛是中国香港境内的第三大岛屿,面积仅次于大屿山和香港岛。行政上属于香港十八区之中的离岛区。南丫岛的深湾曾出土新石器至明清时代文物。

说到南丫岛,为了加深大家对这个小岛的记忆,我想不得不提一个影视巨星——周润发,这里是他的出生地,在岛上的日子,我不时听到有人提到周润发,以及他至今还有一些亲戚居住在这里。1955年518日,周润发出生在南丫岛一个贫穷的渔民之家,周润发是家的第三个孩子。父亲常年在海上漂泊, 母亲种菜养鸡,也常到别人家帮佣。就是这样一个家庭背景成长下,周润发如今在很多香港市民心目中,可能是仅次于李嘉诚的最受人尊崇的人。2001年11月,香港城市大学授予周润发荣誉博士学位,表彰他作为国际巨星的成就和不断努力的精神。2003年,周润发的传奇故事以长达12页的篇幅编入了中学一年级语文课本,成为第一位入选中学教科书的演艺明星;同一年,香港授予周润发银紫荆勋章,以表扬他多年来为香港所作的贡献,银紫荆勋章是迄今为止演艺界人士所获得的香港政府颁授的最高荣誉。201810月,周润发接受《Jayne Stars》采访时谈到,计划将自己的全部财产56亿港元(约49亿人民币)捐给慈善机构。入选中学课本和获颁政府勋章,这是一种来自官方的确认,这意味着今天的周润发不再只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电影明星,更是一个拥有健康人格、体现时代精神的可以效仿的偶像。


 

(四)

 

南丫岛不通汽车,只有少数几辆运送垃圾和货物的小机动车,而岛民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


南丫岛清新的空气,优美的海岸风光,美味的海鲜美食,浓厚的艺术气息,独特的中西文化交融环境,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为小岛增添了迷人的魅力。

据Dorothy介绍,出于对南丫岛的钟爱,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外籍人士移居于此,南丫岛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小地球村,据不完全统计,南丫岛上居住的外籍人士来自世界上近100个国家和地区,不同的国籍文化和原住民的独特艺术文化在这里得到融合和发展。在这群外籍人士里,不乏中环的金融精英,也不乏研究星体、古生物、现代生物、高科技等领域的博士、专家,以及不少在香港各大学任教的教授,还有不同门类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们,不同语言的老师们......,南丫岛,仿佛一个小小联合国。 

近两年,我几次上岛,像一个邻家姐姐一样,热情地为我做义务向导,给我推荐好吃好玩的Dorothy,其实也是马来西亚人。Dorothy姐早年拥有在美国和香港求学经历,令她在南丫岛这个国际社区生活如鱼得水,再加上Dorothy特别热爱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艺术,她在游历中国的过程中,为贵州少数民族的蜡染、扎染艺术而着迷,在投入了大量心血学习相关知识后,最终成功将他们引进到了南丫岛上,为这个西方文化浓郁,外籍人扎堆的小岛增添了独特的中国文化元素,传播了中国文化的同时,深受国际友人的喜爱,Dorothy的蜡染文化也成了南丫岛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我和Dorothy姐


南丫岛民居门口的一盆小花,日复一日,静放如初。


后记:鉴于我对南丫岛认识有限,Dorothy姐为本文提供了大量支持,修正并增补了许多关键信息。此外,为了向大家更多展现南丫岛风貌,推介她热爱的小岛家园,Dorothy姐还特地给我发来以下珍贵的“天后宝诞”民俗照片,她认为在外籍人士占相当大部分,中西文化高度融合的南丫岛,原住民的传统文化以其独特魅力一直深受岛民拥趸,体现出持久而永恒的生命力。


Dorothy姐又将本文推介给了lamma.com.hk,结果标题成了Lamma's da Vinci

评论

发表评论

  • 昵称:
  • 邮箱: (可选,保密)
  • 网址: (可选)
  • QQ: (可选,保密)
  • 内容:
  • 验证码: